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国读者文摘版权合作《普知》

本刊网址cn.rd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这里是读者文摘版权合作《普知》的官方博客。美国《读者文摘》创刊至今已经87年,是一本拥有深厚传统和历史文化的杂志。它始终不变的编辑定位是:于琐碎平凡中看见崇高,在黑暗卑微处掘出希望。作为《读者文摘》大家族的新成员,《普知Reader's Digest》将秉承这种办刊理念。本刊网址http://www.readersdigest.cn/

网易考拉推荐

[独家报道] 格拉芙:现在的生活就是幸福  

2009-06-26 18:23:19|  分类: 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VONANDR? GROENEWOUD和MICHAEL STRECK 撰

网球场曾带给格拉芙无数荣耀,但当她离开那个由白线勾勒的场地后,她找到了一片更加宽广的天地。

斯蒂芬妮·玛利亚·格拉芙是网球史上最成功的女运动员之一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她在世界女子网球第一号选手的位置上盘踞了长达377周之久。这位7次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的冠军得主如今与丈夫——美国网球名宿安德烈·阿加西生活在拉斯维加斯。他们有两个孩子:儿子杰登·吉和女儿贾兹·艾丽。现在,我们已很难看到格拉芙手握球拍的样子了,她的大部分精力都献给了“为了孩子的明天”基金会,为那些遭受痛苦的儿童提供帮助。同时,她的“运动女人”健身连锁店也在积极的扩张中。但是,作为一名“负责任的妈妈”,她最重要的角色还是维系家庭。

我扔掉过很多日记

Q:第一次获得大满贯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吧。当你回想职业生涯的时候,会有几分留恋吗?

A:没有,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是过去时了。美国电视台曾播放过温网的一些经典赛事,我通常不太喜欢看自己的比赛,但那一次却看了几分钟。安德烈跟孩子们说:“看,妈妈在比赛。”然后问我:“结果怎么样?”我绞尽脑汁,可实在想不起来了。

Q:你为什么不看自己的比赛呢?

A:我曾经实实在在地参与其中,所以回头再看总觉得不自在。相比于留恋过去,我更愿意投身新的工作之中。我扔掉过很多日记,因为估计以后没有人会再去翻看它们。当然,我也保留了一些过去美好时光的记录,并把它们珍藏在保险柜里。

Q:你还关注网坛吗?

A:我几乎没有时间去关注。请别误解我的意思,在网坛我拥有很多美好的记忆,也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能义无反顾地告别网球运动生涯。

Q:这也是你能从网球世界自然转换到现在这种生活的原因吗?

A:没错。我清楚我已经尽全力做到最好,并且达到了所能实现的目标,这让我非常满足。但还在打球的时候,我就常常希望能多留一些时间给其他兴趣爱好,比如,美术、设计、摄影及建筑。我有许多梦想,所以当我离开赛场的时候,我并不担心将要发生什么。而且这个时候安德烈出现了,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。

Q:那你实现了其中的一些梦想吗?

A:当然,但并不完全像当初想像的那样。我最大的愿望是成为《国家地理杂志》的摄影师!但直至今日,我拍得最多的还是小孩子。我喜欢这个主题,而且它并不简单。至于设计,我和我丈夫参加了各种各样的项目,其中之一是美国爱达荷州的一家有300间客房的酒店。我们负责整个方案的设计,从内部装饰到整体外观设计。

Q:斯蒂芬·格拉芙和安德烈·阿加西做设计师?情况怎么样?

A:我们从杂志中寻找中意的东西,然后跟专业设计师一起讨论,集思广益。我们还设计过家具。

我的孩子都有三个存钱罐

Q:你如何定义自己的角色?

A:首先,我是母亲和妻子,其他角色都是次要的。我不喜欢类似于“女强人”这样的词。我觉得,“负责任的妈妈”大概是对我最好的概括吧。

Q:作为“负责任的妈妈”,你还有时间打网球吗?

A:很少,除非是为了一些重要的慈善活动。我本可以打得更多一些,但这就要牺牲和孩子相处的时间。我不认为网球有如此重要,安德烈也同意这个观点。

Q:慈善在美国是一件大事,比在德国受关注的程度高多了(格拉芙是德国曼海姆市人),这是为什么?

A:美国人喜欢付出,而且我认为这种天性是很有感染力的。事实上,他们也是这么教育后代的。在一场我和安德烈一起参加的慈善活动中,孩子们自制了小募捐箱,并在观众席上募集善款。要尽可能让孩子们从小就学会与人分享,这是安德烈和我都很支持的一种理念。

Q:你是这么教育孩子的吗?

A:当然,我的孩子都有三个存钱罐,一个用来买玩具,一个用来储蓄,还有一个用来捐款。同时,安德烈和我也会告诉他们我们的基金会是用来干什么的。所以,慈善教育已经成为他们童年生活的一部分。另外,他们还要在幼儿园学习如何与人相处,并且偶尔利用周末摆个卖柠檬汽水的小摊子。

Q:为了帮助那些遭受痛苦的儿童,你退役前建立了“为了孩子的明天”基金会,现在你关注哪一类慈善工作?

A:随着我去的地方越来越多,我发现了生活中阴暗的一面。因此,我常常扪心自问,怎样才能与人分享我所拥有的东西?有很多孩子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而当你看到那些处于饥饿困苦之中的孩子们的照片,你就能感受到他们所遭受的痛苦。这不是心理创伤,是我能够通过唤起公众关注而去改变的。

我的基金会是1998年在南非和德国汉堡创立的。从那之后,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并且把活动办到了科索沃和莫桑比克。2006年,我们在厄立特里亚着手了一个新项目,首先就是要建立并维护托儿所,让大约1000名儿童能够享受到全面的健康关怀。在汉堡,我们正在筹备一个救助中心和一个研究院,旨在为难民提供精神援助。要做的事情总是很多。

Q:对你来说,去艰苦的地方算是对现实生活的体察吗?

A:算是吧。我们对电视上播出的照片可能已经习以为常,但当你亲眼目睹的时候,还是非常震撼。比如有一次,我在开普敦看到一些受虐待的儿童,我当时知道我不能就这么收拾行李回家。在那种时刻,我总感觉到自己有种强烈的欲望,想要去为他们做更多的事。我对这些工作充满激情。

我每周还会做一次普拉提

Q:运动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A:我几乎不打网球了,但是我的生活离不开运动。我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来运动,那是我很享受的45分钟,骑车、跑步或者其他伸展运动和训练。我每周还会做一次普拉提,不时地改变运动项目是有好处的。

Q:怪不得你看上去还和20年前一样年轻、苗条。

A:谢谢你的夸奖!我要陪孩子们到公园玩耍、洗衣服或是整理屋子,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0左右,所以我基本上不会发胖。不管怎样,作为运动型的人,安德烈和我习惯于关注饮食,保证摄入足够的蔬菜、水果和肉类。

Q:肥胖在你所居住的美国已经成为一种全国性的疾病了。

A: 2/3的美国人都超重,而且青少年的肥胖比率更是高得惊人。这些孩子从来不做任何运动,只会牢牢地坐在电视机或者电脑前。我们不能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,它已经开始困扰德国了。

Q:多年以前,根本没人会提及肥胖这个话题,如今,它却困扰着人们……

A:在我小的时候,电视只有三个频道,也没有电脑游戏,所以我们不会老泡在电视机前面。而且,至今仍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健康饮食和保持身材的重要性。

Q:你想要通过开办连锁健身中心改变这种生活态度?

A:是的,这是主要原因。“运动女人”就是想督促女人进行锻炼,即使她们从不锻炼或者对此还持保留态度。

Q:为什么这个俱乐部只针对女性开放呢?

A:我做运动的时候不喜欢让男人看到,我想大部分女性朋友也有同感。另外,传统的健身中心常常与肌肉划上等号,但是很多女性朋友都害怕负荷量大的训练。她们觉得这没什么好处,而且也害怕练出太多肌肉或是在运动中受伤。我们的成功证明这个策略是正确的。

我们要感恩的太多了

Q:你们在生活中是如何做到绿色环保的?

A:安德烈和我都开混合动力车。在家的时候我们也会尽量考虑得周到一些,比如,我们会在厨房里放两个垃圾箱,一个扔有机物,一个扔平常的垃圾。我的孩子很小就知道该如何区分垃圾,并且都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Q:给我们讲讲日常生活中的斯蒂芬·格拉芙吧。

A:安德烈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工作。我们会轮流送杰登和贾兹上学。下午,会有一些和朋友或者家人的聚会,有时候去烧烤野餐。我妈妈也住在这里,还有我哥哥一家。

Q: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接近于你对幸福的定义吗?

A:是的。我们要感恩的太多了。我和安德烈可以开诚布公地讨论任何事情,对我们俩来说,对职业生涯的回顾是一种享受,能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更是来之不易。现在,因为我们可以把握自己的生活,才能时刻陪着孩子们。对我而言,现在的生活就是幸福。

——此文发表于《普知·Reader's Digest》5月号

(《读者文摘》版权所有,如需转载,请与我们联系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